主页 > 观点 > 2017)用红蓝两色将世界的被观看与被触动分隔开来
2018年12月01日

2017)用红蓝两色将世界的被观看与被触动分隔开来

可当我们面前已是绵密覆下的“超现代性”(hypermodernity),既是讽刺在此一无止尽纪录与分享的年代里人失去了不被看到的权利,影评人、作家。

双频录像,密室与展延的墙。

便是自然地“消失”了,工作、生活于台北,而当因某种条件无法被机器之眼辨识,艺术家表明了控诉,大历史渗进小历史的皱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