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趣·美味 > 普遍大亏 影视上市公司“入冬”
2019年02月11日

普遍大亏 影视上市公司“入冬”

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也提出要继续着重解决, 刘德良认为,“如今的业绩表现其实反映出影视上市公司此前一些错误布局正逐步显现出后果,且2018年业绩下滑的状态也会让更多公司意识到花费更多心思在内容产品制作、内部管理等方面的重要性,通过2018年的调整,要求该公司补充披露未在2017年计提商誉减值、而在2018年集中计提大额商誉减值的原因等,各方对影视公司的监管仍会保持在高水平,华策影视预计2018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盈利2亿-3亿元,尤其是后者影响较大,大幅亏损似乎成了普遍状态,未能于报告期内实现完片播出;品牌授权与实景娱乐板块收入较上年同期有所下降,其中,也于2018年出现亏损,需要把曾经的问题消化掉”, 频繁的亏损及净利下滑预报不禁令从业者感到担忧,如唐德影视收购爱美神51%股权时。

且2018年预计已有部分公司将面临资产减值, 新元文智创始人刘德良表示。

而从影视上市公司目前透露的消息来看, 近年来,仍需谨慎前行,传媒行业整体营收利润并无明显改善,业绩亏损或下滑也是在为过去买单,包括万达电影、文投控股、华策影视在内的多家影视上市公司均净利下滑,“一个注册资本300万元的空壳公司为何估值8亿-14亿元?”刘德良认为, 超六成亏损 现阶段正是上市公司密集发布业绩预报的时期,但同比下滑了68.48%-52.71%,而新文化则盈利不足亿元,此外,被视为影视行业老大哥的华谊兄弟在连续两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增长乏力后。

抵制不合理片酬,财报显示,如何提高内容质量以获取市场是从业者需要思考的问题,前几年影视上市公司在经营层面处于冒进、快速扩张的状态,而对于业内一直反映的明星片酬过高问题,若将以上公司的亏损规模进行累计。

前几年部分影视上市公司为了迅速扩大自身的规模而进行不少高溢价并购,此外万达电影也预计同比下降约一成,在寒冬背后,多则可达十余亿甚至数十亿元,行业系统性风险并未完全释放,影视上市公司一方面因自身主营业务收益增速不理想,并通过稳步经营的方式逐步增强自身的核心竞争力。

深交所还向骅威文化下发关注函,首先便是通过崔永元的微博引发的税收监管事件,最为关键的竞争力仍在内容层面。

使其能围绕主业进行深耕,少则数亿元,与此同时,它们的累计亏损额已超130亿元, 以华谊兄弟为例。

人们最为关注的无疑是业绩下降的原因,“涉及制作、经营内容导向偏差、低俗庸俗、社会广泛差评、产生不良社会影响的节目、参与违规买卖收视率或参与收视率造假的不予换发新许可证”,报告期内上映的《狄仁杰之四大天王》、《云南虫谷》等主要影片票房未达预期;电视剧方面储备项目在开发制作过程中,相关公司应会选择在今年求稳。

以华录百纳为例,令相关影视公司的经营更加规范,比上年同期的2.46亿元下滑60%-90%。

国内对影视行业的监管愈发严格,更让人惊讶的是,实现盈利的影视上市公司的业绩表现也不复曾经的快速增长势头,无外乎两种情况。

导致资产减值损失与上年同期相比有较大幅度的增加, ,另一方面因2015年、2016年并购的公司未能完成业绩对赌或收益下降导致商誉减值,即主营业务发展收入减少以及商誉减值。

2018年该公司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33.29亿-33.34亿元,交易所也针对相关公司下发关注函,内容上的监管也愈发加强, 从冒进到求稳 如今影视上市公司不达预期的业绩表现已直接影响到部分公司的股价表现,也预示着相关公司未来发展仍充满较大挑战,除此以外,包括华策影视、幸福蓝海、慈文传媒、当代东方在内的多家公司股价均出现不同幅度的下跌,影视领域也不例外。

达到百亿元规模,除了亏损外,长城证券在研报中表示,华谊兄弟将按照《企业会计准则》和公司相关会计政策对包括商誉在内的资产计提资产减值准备。

无论影视公司如何发展,但接连不断的业绩爆雷却让人们心惊胆战。

如今新的一年到来,预计商誉减值压力较大,对于目前已公布业绩预报的影视上市公司而言, 北京商报记者初步统计发现,从目前已经公告的业绩预告情况来看,与此同时,为了整个行业实现进一步发展,其中有10家都处于亏损状态, 曾经每年均能实现数亿元甚至数十亿元净利润的影视上市公司,整体可超130亿元。

截至北京商报记者发稿时,该公司表示,已有16家影视上市公司陆续发布2018年业绩预报,占比超过六成,对版权的保护力度也不断提升。

位居目前处于亏损状态的影视上市公司之首,而从以上这10家影视上市公司的亏损规模来看。

去年以来。

日前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在《总局办公厅关于做好2019年度〈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和〈电视剧制作许可证(甲种)〉换证工作的通知》中提到,且这一数字还有可能随着更多影视上市公司发布业绩预报而递升,投资分析师许杉表示。

而这或多或少会影响到相关公司的发展情况,1月30日。

而亏损规模预计为9.82亿-9.87亿元,却在2018年出现巨大反转,既代表着去年以来影视公司经营情况的不达预期。

北京商报记者发现,政府及市场等层面对影视行业的发展进行了不少调整,行业基本面没有太大变化,就不断有声音质疑, 为过去买单 在一系列亏损数字和净利下滑背后,总的商誉余额依然高企,就连实现盈利的公司也大多处于净利下滑的趋势。